约诗_艺术诗歌_文明

2017-12-02 10:23

嘉贝巴·巴德伦是一位来自南非开普敦的诗人,她曾说:“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诗人,直到1999年,我来到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。;当她第一次来到宾夕法尼亚州破大学时,她决议加入一些创意课程,包含绘画创意写作,而诗歌是她学的最好的一门。

“我记得,当我出版我的第一本诗集时,我要从我这么多年创作的诗歌中抉择一小局部,我的编纂激励我取舍一首我已经消除的诗歌,我当时不清楚,由于我并不是很喜欢那首诗。然而很有趣,出版之后良多读者却很爱好那首诗。你看,并不是在所有的范畴我都更好,所以我想,在创造力这个方面,最蹩脚的事件就是用一种僵直的方法了结事情。发明力就是要一直问你自己之前从没想过的问题。这件事情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。;

——嘉贝巴·巴德伦

 

约诗

 

用一间诗舍

等你归来

用书,用茶,用酒

用一盆并不高尚的

勒杜鹃,等你归来

看你脸红如昨,如霞

 

等待本是寻常事

丁酉岁末,繁荣静处

我盼望能够找到一个书店

找到一个小院,找到咖啡

假如,不一棵桂树

没有一口老井……

 

那也没有关联——如果在

陋巷,在穷乡,在僻壤……

也不要紧——你来,读诗

我一本一本给你签名

明年新书更多了

保你爱不释手

 

我已经羞于念叨本人写了什么

但凡我写的,都不想看了

爱过的人,恨过的事

最好也都找不到了

单独读诗的人都在找一首诗

愿望一见倾心

(吴再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